19
Nov
2018

Yabo体育

發布者:第一環保 浏覽次數:21

今年上半年,受去杠杆加碼、PPP清庫等政策影響,環保行業A股公司業績呈現分化。


在市場融資環境趨緊的大背景下,有行業專家認為,目前階段現金流成為外界關注環保公司業績成色的一項極為重要的權重因素。“以PPP模式為主的公司,是離不開大量資金撬動的。在當前去杠杆的情況下,加之現金流緊張,的确難以實現此前幾年的高速增長。”某大型水處理企業董秘對記者表示,公司目前的一個戰略是,EPC、BOT、PPP等模式多樣發展,以期實現穩定的現金流收入。


資金面緻各闆塊經營分化


“随着近年來環保行業的商業模式由EPC向PPP過渡,其中高額融資經營、受制于政府财政資金趨緊等因素的環保企業開始受到影響。”某券商行業分析師對記者表示,加上銀行信用體系收縮等與政策聯系緊密的屬性,環保企業的經營效益客觀上會出現波動。


反映在财報上就是,以前述商業模式為主的企業大多存在不同程度的業績下滑,而受去杠杆影響較小的環衛、固廢等企業則在政策以及市場選擇等共同作用下,出現業績提升。


數據統計顯示,在目前已披露半年報的約60家環保類公司,近六成業績同比增長,約四成下降。具體到個股,如中持股份、國祯環保、天壕環境、津膜科技、博世科等上半年業績增速均超過100%,而盛運環保、科融環境、永清環保等則出現虧損。


若按環保企業經營模式分類來看,分化迹象同樣顯著。如PPP業務權重較高的工程類公司業績下滑比較明顯,虧損幅度多集中在30%左右。運營類公司則表現較為穩定,固廢企業尤為突出。


在固廢闆塊(包括危廢、垃圾焚燒、環衛等),以高能環境為例,公司上半年實現營收13.78億元,同比增長59.64%;淨利潤1.52億元,同比增長130.03%,主要系土壤修複、垃圾焚燒、危廢處置三大闆塊項目進展順利。報告期内,工業環境闆塊新增訂單13.42億元,截至報告期末,尚可履行的工業環境訂單39.26億元。此外,公司上半年的工業環境業務毛利率(34.75%)也高于其他兩大業務闆塊。針對環保行業多家企業面臨債務危機這一現象,公司表示,“嚴格管控項目質量和進度,尤其對于PPP項目,原則上隻做經營性PPP項目,并确保項目可融資性。”


類似的,偉明環保、瀚藍環境、東江環保、中國天楹等固廢企業在上半年也實現了不錯的業績增長。


環境監測闆塊的增速則略有下降。有行業研報認為,在環保嚴查的基調下,2017年是監測設備采購窗口爆發期。去年同期,以雪迪龍、聚光科技、先河環保等為樣本的企業實現了闆塊近30%的平均增速。到了今年上半年,由于處在環保督查落實階段,增速則回落至約24%。


資金緊缺的高杠杆水處理類型公司,由于受制于PPP業務環境,整體的利潤增速較去年同期PPP模式高爆發期時的增速明顯下滑。而水務企業的平均增速由去年同期的15%左右增加了約5個百分點。分析師認為,水務公司相對而言現金流會更充沛一些,業務模式上也在積極拓展水處理以及固廢領域。


一家西南地區水處理上市公司董秘對記者坦言:“市場資金緊張已不是秘密,我們目前的項目較基準利率上浮10%至20%的都有,當然像自來水這些項目會少一點,7%左右。”


投資機構關注企業現金流質量


融資成本上升,資金鍊端承壓後“黑天鵝”事件頻發。基于此,環保公司現金流情況值得關注。多位受訪的行業分析師對記者表示,在資金緊缺的背景下,現金流優質的運營類環保企業更值得優先關注,“核心在于風險更低,現金流持續性更好”。


環保各細分闆塊中,固廢闆塊的現金流表現較為不錯。按經營性現金流淨額的同比增幅為基準統計,東江環保、高能環境成為為數極少的上半年增幅在200%以上的公司。


以東江環保為例,公司上半年實現營收16.6億元,同比增18.4%;淨利潤2.7億元,同比增20.8%。公司的經營性現金流淨額接近3億元,同比增幅達232%。透過半年報可知,東江環保在報告期内加快了銷售收入的回款,同時增加了預收賬款。數據顯示,公司期末預收賬款合計1.58億元,較期初增加了14%;應收賬期末餘額則是3.51億元,較期初減少近兩成。


在該階段對現金流質量的偏好體現在機構的持倉上。國泰君安研報數據顯示,現金流良好、業績優質的環保運營類公司得到更多機構的青睐。如東江環保的機構重倉持股市值由今年一季度的2.4億元增至二季度的5.5億元;瀚藍環境的重倉持股基金數由0隻增至9隻。


某固廢領域上市公司證代告訴記者:“從運營回款角度看,固廢落後于水務,但優于水處理、大氣治理以及監測設備等。”


記者統計了已披露的環保企業半年報,以較為直觀的應收賬款周轉天數為标準,排名前5的分别是錢江水利、南方彙通、高能環境、富春環保、瀚藍環境,周轉天數分别為24天、26天、29天、33天、34天,各自代表從取得應收賬款的權利到收回款項、轉換為現金所需要的相應時間。其中,前兩者分别為水務、膜業務企業,後三者則均主營固廢。


不過,光大證券分析師提醒,整體上大部分環保公司仍面臨加杠杆難,還需對PPP項目質量、地方政府信用等進行考量。另外,一些公司為了規避違約風險,采取降速經營等措施,所以今年依然需要警惕業績“地雷”。